#TAG成功故事:水手回归—第一章

水手回归—多得了 TAG 航空

我们想感谢 TAG 的包机客户 Phillipe M 分享这个感人的故事,故事有关他在新冠病毒疫情中的体验和他在 TAG 的帮助下成功返国。

在因 COVID-19 疫情所致的封城丶社交距离的困境期间,让我告诉您我的悲惨故事—幸好最后有一个完满结局。

去年冬天,我不断穿梭日内瓦和我停泊在梅诺卡岛的游艇之间,我的计划是进行为期数月的环地中海长途旅行。

虽然新冠病毒的传播已经被宣布为全球大流行,但在3月中旬,那些严格的规限仍未开始。因此,我认为自己很幸运,既能实现自己的梦想,又能保护自己免受感染病毒的风险。还有什么比在地中海中部的一艘游艇上自我隔离更好呢?

突然间,一切都出了问题!

一天早上,我浑身颤抖、头痛和身体痛。我确信自己只是感冒了,于是便自我治疗,吃了止痛药和维生素C。

我实在大错特错!下一刻,我就被送上了救护车,警笛声响起,灯光闪烁,我正在前往医院的路上。然后是无数的检测和我一直担心的结果。我的 COVID-19 测试结果是阳性,即将被送入重症监护室。

我不想告诉你接下来12天的细节,但在我比较清醒的时候,我记得我最想做的是飞回家,回到我的家人和爱人身边。当我渐渐康复时,回家的渴望成为我最关心的事。但是怎样才能回家呢?由于所有的商业航空都停飞了,这是不可能的—直到我一位机师朋友让我联络 TAG。

我跟 TAG 第一次交流十分良好。他们马上就明白了情况和开始为我的返国准备一架私人医疗飞机。很快他们就安排好了飞机计划,看起来我很客易就可以回家,但是当时欧洲因新冠疫情实施了严格的规定,这个飞行计划仍未得到当局批准。

然后我就受到了两个好消息。第一,我不再受病毒感染,可以乘搭航班回家,第二,我的飞行计划也得到了批准。有新的限制无可避免地需要遵守。由于新的规定,我需要进行两次 Covid-19 测试,而不是通常的一次,我还需要在整个飞行过程中躺在隔离室里。然而,正是多得 TAG 的包机销售主管 Maud 和 Camille 的努力,我克服了一切问题,安然无恙地回到我的家人身边。

这就是我的2020年的冒险—这不是我在梅诺卡岛登上游艇时所期望的,但最后仍是有幸运的结局。我非常感谢 Maud 和 Camille 对我的善意和帮助,我还要感谢我的机组人员、护士和 TAG 的每一个人,他们都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援。

Phillipe M.

前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