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TAG成功故事:水手回歸—第一章

水手回歸—多得了 TAG 航空

我們想感謝 TAG 的包機客戶Phillipe M分享這個感人的故事,故事有關他在新冠病毒疫情中的體驗和他在 TAG 的幫助下成功返國。

在因 COVID-19 疫情所致的封城丶社交距離的困境期間,讓我告訴您我的悲慘故事—幸好最後有一個完滿結局。

去年冬天,我不斷穿梭日內瓦和我停泊在梅諾卡島的遊艇之間,我的計劃是進行為期數月的環地中海長途旅行。

雖然新冠病毒的傳播已經被宣佈為全球大流行,但在3月中旬,那些嚴格的規限仍未開始。因此,我認為自己很幸運,既能實現自己的夢想,又能保護自己免受感染病毒的風險。還有什麼比在地中海中部的一艘遊艇上自我隔離更好呢?

突然間,一切都出了問題!

一天早上,我渾身顫抖、頭痛和身體痛。我確信自己只是感冒了,於是便自我治療,吃了止痛藥和維生素C。

我實在大錯特錯!下一刻,我就被送上了救護車,警笛聲響起,燈光閃爍,我正在前往醫院的路上。然後是無數的檢測和我一直擔心的結果。我的 COVID-19 測試結果是陽性,即將被送入重症監護室。

我不想告訴你接下來12天的細節,但在我比較清醒的時候,我記得我最想做的是飛回家,回到我的家人和愛人身邊。當我漸漸康復時,回家的渴望成為我最關心的事。但是怎樣才能回家呢?由於所有的商業航空都停飛了,這是不可能的—直到我一位機師朋友讓我聯絡 TAG。

我跟 TAG 第一次交流十分良好。他們馬上就明白了情況和開始為我的返國準備一架私人醫療飛機。很快他們就安排好了飛機計劃,看起來我很客易就可以回家,但是當時歐洲因新冠疫情實施了嚴格的規定,這個飛行計劃仍未得到當局批准。

然後我就受到了兩個好消息。第一,我不再受病毒感染,可以乘搭航班回家,第二,我的飛行計劃也得到了批准。 有新的限制無可避免地需要遵守。由於新的規定,我需要進行兩次 Covid-19 測試,而不是通常的一次,我還需要在整個飛行過程中躺在隔離室裡。然而,正是多得 TAG 的包機銷售主管 Maud 和 Camille 的努力,我克服了一切問題,安然無恙地回到我的家人身邊。

這就是我的2020年的冒險—這不是我在梅諾卡島登上游艇時所期望的,但最後仍是有幸運的結局。我非常感謝 Maud 和 Camille 對我的善意和幫助,我還要感謝我的機組人員、護士和 TAG 的每一個人,他們都給予了我很大的幫助和支援。

Phillipe M.

前一篇